關於部落格
閒逛也是一種學習的方式!
  • 3606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5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3

    追蹤人氣

日本職業情婦

  從職業女性到“愛人”

  N小姐畢業於日本一家國立大學法學部,今年還不到30歲。她畢業後在東京一家法律事務所開始自己的職業生涯。這份體面的工作,讓她收入頗豐,過上衣食無憂的生活,但這一切似乎並不能讓她滿足。去年,一個偶然的機會,她受雇進入日本政壇一位重量級人物的國會議員助選團中,憑著良好的組織才能和超人的演說技巧,年輕漂亮的N小姐屢屢成功鼓動選民情緒,為這位政客最終當選立下汗馬功勞。同時,她引起了這位政客的注意。

  那次競選活動後,N小姐辭去了原來的工作,這引起了《星期五》雜誌的注意。這本雜誌以專挖名人政要男女關係醜聞出名,在日本頗有市場。為窺探那位政客的私生活,他們派出記者跟蹤N小姐,結果令他們大吃一驚:N小姐如今已是麻雀變鳳凰,躲在東京六本木的一所高檔公寓內過起了隱秘生活,而那裡是日本房價最高的地區之一。N小姐如今常開著一輛高檔寶馬轎車出入高消費場所,逛高檔百貨商店,從不輕易和別人接觸和交往,甚至連原來在法律事務所的同事和也都斷絕了聯繫。在蹲守中,記者發現那位政客常在N小姐的公寓周邊出現、逗留、甚至過夜,尤其是週末。這家週刊的記者為N小姐算了一筆賬:按照當地的房價,她居住的公寓每月租金至少要30萬日元,加上她所駕駛的高檔轎車及日常消費,每月沒有七八十萬日元收入根本扛不住,一個沒有工作的女子如無他人資助,怎麼可能過上如此悠閒愜意的生活?因此這家雜誌斷定,N小姐已成那名日本重要政客的“愛人”。



  “我擔心自己真愛上他”

  N小姐的生活是日本職業情婦生活的一個縮影。這類特殊人群出現於泡沫經濟氾濫的上世紀80年代,她們和男僱主簽訂條款清晰的合同,每月從男人那領取數十萬日元“薪金”。當然,並非所有職業情婦都是專職,她們中有些人有工作,做情婦只是“兼職”。另外,也不是所有職業情婦都專一,只服侍一個男人。

  飯島小姐今年30出頭,她公開的職業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職員。當然,她沒告訴別人自己還有另一個身份——職業情婦。通過一家專門介紹職業情婦的網站,她認識了一位年近60歲的公司老闆,做起了他的情婦。可是很快,飯島小姐就發現這個男人身上有很多地方讓她無法忍受:他每星期只到她那裡一兩次,幾乎不過夜,給的錢也不多,除平時送禮物外,自己出賣肉體換來的“薪金”只有20萬日元左右,完全不能讓她滿足。

  經濟上的拮据和長期的寂寞讓她反思自己的生活,“為什麼不能多服侍幾個男人?”於是,她走上了“一女二夫”的情婦生活。她的第二個男人是一個 50多歲的公司老闆,身體不錯,慾望也很旺盛,兩人每次在一起的時間都很長,不僅使她在精神和肉體上感到滿足,而且這位老闆出手也要大方得多,除了每月支付她30萬日元“工資”外,還常送她貴重禮物,帶她外出旅行。當然,為盡到職責,飯島小姐也努力通過各種方式學習能讓男人快樂的技巧,儘可能滿足僱主的各種要求。

  “我擔心自己真愛上他。幹我們這一行,絕不能有真愛,”飯島無奈地說,“真的愛了,就只能退出。”“其實我已厭倦了那個60來歲的公司老闆,可我們的合同還沒到期,沒辦法,只能忍耐”。



  日本人不歧視情婦

  日本是一個對性相當開放的社會,色情業甚至被當做“性產業” 來看待,從業女子在日本的社會地位雖然不高,但基本上也不會受太多歧視。在這種寬容氛圍的縱容下,許多日本少女靠“援助交際”賺零花錢,公司老闆對女下屬動手動腳,公眾人物捲入桃色醜聞也很平常,人們似乎對這些都漠不關心。在日本人眼中,做職業情婦雖算不上光彩,但也沒什麼不妥。記者一位日本就曾拿著一張女人照片炫耀說,“看,這是我的『愛人』,漂亮吧……”

  當然,職業情婦這碗青春飯並不好吃。她們中很多人都對自己的未來感到擔心,在年輕貌美時還能博男人歡心,一旦人老珠黃,就會十分淒慘。所以她們中一些人千方百計地從男人那裡獲得更多金錢,然後就“收山”,隱姓埋名做些正經營生。也有些人找個合適的男人嫁了,生兒育女,過普通人的生活。


(本篇文章來自於網路轉載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